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路旅程的博客

我愿用我的心、用我的镜头,把我想的、看的记录下来,慢慢地和我的博客一起变老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明天会更好(原创)  

2008-01-02 22:38:48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连续的高温,似乎在考验着景的耐心。树叶纹丝不动,远处知了的声音却高亢得很。闷热的天气,让景有一种虚脱的感觉。若不是风扇偶尔地摇过,景恐怕也要逃难了。

    也许是老天爷起了怜悯之心,中午时分,天竟慢慢地暗了下来。“哗、哗、哗”地片刻功夫就降起了瓢泼大雨。

    窗外的竹叶、樱桃叶、铁树叶在雨水的冲击下,全都变了形。雨水越猛、绿得越浓、绿得清新、绿得让人透心凉。那感觉又似乎象被人从心尖尖上划过那么一道道印痕,颤颤地、缓缓地,一股说不清缘由的情绪,便在这如瀑般突来的雨雾中弥漫开来,散在了景愁粘粘的心里。

    办公室静静地,唯景独站于窗前,欣赏着大自然给予的惠顾。同事们早就因酷暑的难耐而躲进了空调室。看着玻璃窗上连绵的雨幕,景不由得感慨:今年才刚踏进四十的大门,一路上就有那么多事等着自己。难道真应了俗话说的“人到中年,烦事多”?

    “老天,难道你是在磨练我的个性,让我在不惑之年遭遇这么一连串特殊的事情。是炼我筋骨、苦我心智,还是让我感悟做人的艰辛?或是让我日后有所为,所谓天降斯任也?”景摇了摇头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 一年前,考虑儿子大了需分房而睡了,就计划着:用明天的钱来改善今天的生活。

    于是,小房换大房(二手房)加上夫妻公积金补贴贷款,花钱装修一新入住不到一年却在今年3月20日接到了拆迁通知。

    愤怒、烦恼、哀怨、痛苦,景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那时的心情,只觉得心口常常堵得慌,压抑得很。

    那几天,景老做梦,梦见自己遇见了拆迁市长,梦见杨市长手臂一挥,说:善待这个特殊的家庭,刚买了房才装修就拆,太不讲情理了,请从宽对待。”

    楼里的邻居也去信反映,说说景她们居住的地段,说说现在的房价,说说而今的租房费。但最终因种种原因而流产了。然而,气人的是,事隔不久,确实出台了类似景他们反映的情况:区位价增加了每平方150元,临时安置费增加到每平方10元,还有九年以下楼层的补偿性文件等,前后相差仅1个多月的时间,这合理吗?景不明白其中的误差是有意还是无意,她不知道是否能纠正得过来.

    她会遇见那个拆迁市长而带给她真正的福音吗?

    想来,景也真是多磨难,今年的4月8日又凭空遭遇了失窃.坚固严实地防盗门竟也没抵挡住铁棒的撬打。那一刻,真让景哭也没有眼泪,只是搂着受惊的儿子,安抚着孩子幼小的心灵。当时,她呆在杂乱的家中,机械地配合着警察例行着公事,那重重地摁着油灰似的手印,那种感觉,让景觉得好象自己成了罪犯似的。

    路通了,道畅了,家被盗了,房子要拆了。景问自己,家在哪里?家,被自己换丢了吗?

    过渡租房,等待来年的定销房。

    今年的夏天似乎也跟景为难似的特别地热。顶楼的阳光尤其逼人,景看着暑假休息在家的儿子,有些不忍,又有些无奈。

    “热吗,明儿?”

    “不热,妈妈。我心定,就自然不热了。”手却不住地在屁股上搔着。掀下小裤子一看,满屁股的痱子,红红的两大片。

    搂过乖巧的儿子,景不由得一阵心酸。

    “妈妈,明年我们就可住新房子了,还跟菱塘的房子一样,是吗?”景点点头,转过了脸。

    四十岁的景有点无奈,心里有那么一些些隐痛慢慢地浮了上来。

    今年国企的大面积转制、工龄的买断、厂址的迁移。一切的一切,让景感到了生活的严竣。

    拆迁补偿、补而不偿。

    防盗门被盗、赔偿之事,厂家至今没个下落。种种、种种,让疲惫的景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 惟有儿子的聪颖活泼、儿子的可爱淘气才让景的生命增色了不少。每天忙忙碌碌地,竟让景感到无比地踏实。虽然生活让她感到有那么一点缺憾,但看着日渐长大的儿子,景还是感到了无比地欣慰。

    每每与儿子或徜徉于书海或逗留于荧屏或嬉戏于棋局之际,总让景辛苦并快乐着,由衷地感叹:生活着,真好!

    从一个耽于幻想、爱好诗歌爱好文学的女孩,从一个敏感多愁、矜持羞涩的女孩,到如今一个整天与油盐酱醋打交道的居家过日子的中年妇女,景不免有些感慨。虽然心中神圣的伊甸园还在,虽然早已过了做梦的年龄,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如意,但景还是非常感谢在她困难之时伸出友爱之手的朋友们。

    景,真得很想对他们说声:谢谢!

    有多久没碰笔墨,有多久不在灯下神游。景似乎不记得了。似乎那是很遥远的过去,那是过去故事里流淌的一段小插曲。

    景知道,只要指尖轻轻碰触到文学这个字眼,她的心仍会不由自主地悸动。

    文学,是流淌在景骨子里的一种很深很细致的东西,是她脉搏里跳动着的生命的小音符。

    这就是不惑的景、曲折的景、仍在做文学梦的景;这就是越有困难、越有压力而越不会低头的景。

    明天会更好!景常常这样对自己说。因为景心里始终有个追求,有个目标。那是她不懈地理念、那是她孜孜以求的心灵深处的某个向往。

    是的,明天会更好!

   原创作品,不得擅自修改与删除.(初稿于2004年,修改于2008年元月2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